傳承事奉之路

聖經研究碩士科/林善美

出生的時候,爸爸正在念門訓神學院。我的童年,是爸爸媽媽建立和散那基督教會、牧會的初期,我聽著詩歌、禱告、信息,喝著牛奶,在滿是弟兄姊妹的環境中長大。一直以來,家裡沒什麼錢、爸媽總是很忙、我們常常因為教會要換地方或是房東要漲房租而搬家。儘管如此,作為牧家的老么,我從未感到貧乏與不安,從兒童主日學到青少年團契、教會聖誕晚會及報佳音、青年使命團的暑期短宣隊,我的教會生活充實而豐富,信仰就是日常的一部分。

也因為這樣,我總是主動告訴大家我是基督徒,一天到晚約同學參加教會活動,我單純又熱情的邀請,使得從小跟我要好的同學朋友,常有機會來教會玩。回想起童年的時光,其實傳福音就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活得快樂、見證上帝的美好,帶領朋友來認識神。小時候,儘管我知道家裡不富裕,但我
的生活是富裕的,因為教會是一個愛的環境,在愛的環境下成長,我不感到匱乏。

大學我離開台北到成大讀書,對未來毫無方向,沒有什麼鴻圖大志,也從未想過要全職事奉。大三暑假,我與和散那教會的弟兄姊妹以及當時的男友,一個教會牧師的兒子,當時他正考慮畢業後念神學院成為傳道人,一行人到韓國禱告山參加特會。倒數第二天晚上,我跟男友並肩聚會,在禱告的過程中,聖靈清楚的告訴我,你不會成為師母,你要自己成為牧師。我驚嚇又害怕,聚完會回到寢室睡不著覺,去牧者房把媽媽叫出來,跟她說我晚上的經歷,媽媽說,晚上聚會的同一個時間,她也聽見神呼召我,她怕我有壓力,沒有特別來告訴我。我知道這是一個印證,但這離我的生活太遙遠了,全職事奉不在我的人生選項裡。

畢業後, 因為沒有特別的方向,我隨便找了一份執行企劃的工作,就開始長達10年的職場生涯。期間上帝多次提醒我祂的呼召,有一次,一個認識我的教會師母,在禱告中看見上帝給她一個紙條,她打開,裡面寫「Joanna,我在等你。」這位師母不知道我的英文名字,聚完會,她問其他會友:Joanna是
誰?大家說,就是善美,師母於是轉告我這件事。

我知道,上帝一直在等我,但我很抗拒這個呼召,從小我看著爸媽在教會忙碌,我覺得牧會貧窮又辛苦,還要承受許多委屈。為此我曾跟媽媽談過,媽媽說,牧師有很多種,妳想成為哪一種呢?教會、福音機構、神學院、基金會,不要被牧師二個字困住,好好想一想你的異象在哪,上帝給你的場域是什麼。

30歲那年,我結婚了,先生是大學同校不同系的同學,剛開始交往時先生不是基督徒,因為我要聚會,他就陪著我參加小組、主日。他有一顆願意的心,來教會隔年就受洗,婚後在我爸爸的邀請下,辭去工程師的工作,進入教會全職事奉。他不看社會的價值觀,儘管有著成大碩士的高學歷,卻領著微薄的薪水,在教會謙卑忠心服事。而這時的我,依然在職場奮鬥,在內湖很好的公司,薪水優渥,有著燦爛的前途。

工作第5年我做了一個決定,我想回應神的呼召,不想再拖延了。因為我知道,隨著職場的發展,我會越來越離不開逐漸攀升的職位和收入,離全職事奉更加遙遠。2017年7月,我進入和散那福音傳播基金會,開始基金會的全職工作,除了行政事務的執行,主要整理林裕淵牧師的解經內容,編輯印製出版;並開設福音繪畫、聆聽技巧、心靈保健等課程;與教會傳道人一起建立社青小組,成為教會的小組長;也在不同的團契活動中帶敬拜、分享信息;安排教會的節期活動、行政事務,一邊經營基金會的業務、一邊參與教會各項服事。

大學的時候,曾有媽媽要好的朋友,為當時的我奉獻了一筆獎學金,鼓勵我到加拿大念三一神學院。畢業以後,爸媽也問過我想不想去讀神學院,但我沒有特別的想法,應該說,我不想再念書了,遑論是讀神學院!直到今年,我強烈的想受裝備,若要一生服事主,我想對聖經有更全面清楚的認識,想活在真理的道中,被主用火煉淨我的生命,使我裡裡外外無愧於神對我的呼召。我想要用有限的生命,認真的完成神託付的使命,即使微小、也要忠心。希望當我見主面的那一刻,能夠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坦然的見主。

因著這樣的想法,我決定報考神學院。選擇基督門徒訓練神學院,只有一個原因,因為爸爸在門訓被裝備,成為一生敬虔愛主、大有見證的神僕,爸爸曾說:信心是工人的聘書、喜樂是工人的工作證。他是我的榜樣,我站在他巨人的肩上,希望能繼承他對上帝的信心,有一個喜樂的生命,無論上帝要我去哪、做什麼,從今以後不再是我,乃是基督。

好好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