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揀選了我…

聖經研究碩士科/薛添瑞

得救,在人看是偶然,在神看卻是必然。

遙想從75年在新莊教會受洗至今,輾轉已邁入第35年。當時在眾弟兄姐妹的鼓勵與期許下受洗,雖然對聖經的了解非常淺薄,對神的認識也不深入,卻主觀的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更沒料到日後人生歷途上,步步都留下了神引領的軌跡。

初信受洗後並未穩定聚會,所幸神從未放棄任何一隻迷失的羊。因著結婚及女兒的出生,先後在林森南路禮拜堂、永和市召會、榮光小組教會以及現在的雙和禮拜堂環西福音中心參加聚會。起初以女兒們的兒主為重,希望她們自小在神愛中健康成長,自己亦在成人主日中同沐主恩。感謝主!這廿多年中持續不斷保守賜福這個家庭,在主的同在中總是平穩安定、夠用滿足。

隨著年齡及經歷的累增,靈性的需求卻日益渴慕。隨著母親及岳父的相繼離世,親友的無常遭遇,人生的生死意義時不時在心中泛起,歲月豈只是分分秒秒的推進而已?神造我的計畫為何?我又該如何成為主合用的器皿?昔者孔子五十而知天命,我已逾之數年,猶未知也。對主的信心有多大?

人問耶穌怎樣才是做神的工?耶穌總是直指核心─當信那差我來的。以往信仰的眼光總在於行善助人,耶穌並不否定,但更重要的是相信神。想想那麼多傳道人因信神而奉獻一生,他們所做的比我們要多得太多。信心是這一切的根源,不應只把眼光放在善行的大小多寡上。

誠然省思自己的信仰歷程,信心仍是一大考驗。每次禱告中,我常如聖經所提及那位孩子被鬼所附的父親一樣:「我信!但信不足,求主幫助!」感謝主,愈親近主事奉主,主就愈親近我。以往,我只用理性去探討神的話語,卻相對忽視與神的關係。有天突然靈性上有所啟發:感性去認識神,而不只是理性去解讀神。若我們稱祂為天父,想想面對父母,乃至面對兒女時,是先感性?先理性?其實神總是先愛我們,祂重視我們是什麼甚於我們做什麼。那曾小如芥菜種的信心,也在聖靈澆灌漸次長大。感謝主。

總要為主作工。近十餘年來,除了主日崇拜以外,也比較穩定參與查經班、小組聚會,特會及裝備課程亦盡可能參加,希望有朝一日主召用時能裝備妥善,為主作工。目前亦委身於領會、敬拜團及小組長等服事。而每次的參與及服事,我才發現自己不是付出者,而是蒙恩者。若不是主的恩典,怎能有服事機會?若不是主的給予,怎能有服事能力?若不是主為我的罪捨命,我豈可算為義人,同享祂榮耀的光輝?一切是主,主是一切。記得有次聽到一位牧者提到:入乎幔內,出於營外。我豈可自享天恩,而到時空手見主?我豈可把耶穌基督的大使命:「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視若等閒或恍若未聞?

曾聽過一個故事,彷彿是一位信主弟兄的臨終遺言:年輕時總是專注於事業、家庭和經濟,總想當一切達標時再來全心事奉主,孰料在一切似乎都逐漸成就之際,生命卻不在預期之內走向尾聲。他說要在墓碑刻下:此人信主太晚,以致錯過太多為主作工的機會。這生命見證不時提醒自己:總要為主作工。要收的莊稼太多,工人太少;迷失的羊太多,好牧人太少。現今社會日益沈淪敗壞,但看到許多人(尤其是年輕朋友)在這多元且污濁不明的價值觀中,如羊走迷偏行己路,我彷彿能體會當時主耶穌的愛與處境。尤其當前的台灣社會看似一切都好,但卻在漸漸失去;看似凡事滿足,其實內心空虛缺乏,渾噩度日,無所倚靠;看似表象秀美,根基卻日益消蝕。惡者的權勢是要讓人在不自覺中陷入其中,待有朝一日回顧,都不明何以致之,悲夫。誠如聖經所言:因為不法的事情增多,眾人的愛心漸漸的冷淡了。

所以,福音事工的推展益發迫切了!不能再以拙口笨舌為推託,不能再以能力淺薄為藉口,若有不足,便該操練、裝備、精進,耶和華以勒,必會供應預備所需的一切,我們只要憑信心祈求與領受。裝備好自己,等候神的呼召。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不要去追求那必壞的食物,要追求永生的糧。屬世的糧(世間的名利權勢),此生帶不走,也不能使人滿足。唯有永生的糧才能得真正的飽足。我們本身沒有榮耀,也未敢自稱榮耀,但如今我們擁有身為神兒女的榮耀,而且將來在永恆國度裡也同享榮耀,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所賜給我們的。我願意裝備好自己,等候神的差遣。

好好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