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又不孤單的路

(原文章收錄於門訓三十周年感恩特刊)
‧前院長 汪川生牧師證道
 
訓在當今的神學教育界中可以算是一個異類,不敢說是絕無僅有,但實在是少有,而且是少之又少的少有。在吳勇長老創建門訓的時候,不僅不用一般所慣用的神學院名稱,也不頒發任何學位;除此之外既不高舉學術,也不過分強調原文,只是強調工人的生命和著重聖經的根基。這樣的神學院想在當今知識化、學術化的時代生存,真有點像是神話。然而門訓竟然在許多人絕不看好情形下,走過了三十個年頭,而且有許多讓我引以為傲的校友,這不能不說是個異類。
 
在門訓過去三十年的歲月中,我兼職參與了一年,全職投入了十九年,這在我事奉主的生涯當中佔去了絕大多數的時間,也超越了門訓成立的大半歲月,可以說在這裡我飽嘗了這條「吳勇路線」的酸、甜、苦、辣。當我蒙召之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選擇一所受裝備的學校,在聖靈奇妙的帶領下來到了門訓,門訓之所以吸引我,正是因為這絕無僅有的獨特路線。在深深認識自己的軟弱與不配的情況下,我深知自己需要的不是一個學術化的神學裝備,乃是「生命化」又「聖經化」的工人裝備。在門訓畢業之後,我更清楚這是工人訓練的正路,所以在吳勇長老邀請我回門訓接他的棒子之後,我便毫不猶豫的接續這一條「工人裝備」的路線。
 
孤單又不孤單的路
說實在的,這一條路線並不容易堅持,在過去這二十多年的事奉中,我常常感到孤單,這是我事奉中最大的挑戰,因為沒有多少人認同這條路線,這是一個必須更加用心去辦學,卻不會得到掌聲的路線。今天許多的神學院也講生命、也講聖經,但是有多少時間分配給學生去深耕聖經?有多少時間留給學生去反思自己生命的問題?他們的時間是被各樣的參考書、原文、學術報告……填滿了,已經不再有餘力反思自己生命中的問題,也不再有時間深讀神啟示的話語。的確有很多優秀的獻身者欣賞門訓,卻是對門訓望之卻步;很多人說門訓的路線是叫好不叫座,因為它是反潮流而行。
 
但是在這過去二十多年的事奉中我感覺也不孤單,因為畢竟還是有人認同這條路線,願意和我並肩作戰。例如現任的王良玉院長、宋先惠長老、莊百億主任等等,還有許多在奉獻上支持我們的弟兄姊妹。最主要的是在門訓的十九年,我一直經歷到「神的同行」。很多主裏的同道非常驚訝門訓沒有許多富有的董事和大教會的支持,也沒有發奉獻單、募款單,沒有到處推介門訓主日的奉獻,這些年是怎麼走過來的?這正是神同行的印證。十多年前,門訓的新大樓用地和隨後近七千萬的建校經費對一個小小的神學院來說,是何等大的挑戰?確切的說,這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許多陪我走過這一段過程的同工們都知道,有神蹟隨著!因著看見神信實的預備,在建校過程的一半,我們就停止了募款的動作,完全仰賴神的供應;當工程完工的時候,我們竟然沒有拖欠廠商一毛錢,也沒有向銀行借貸。負責監造的弟兄在親眼看見這些神蹟之後,完完全全的降服在神的面前。
 
未來的挑戰與願景
雖然門訓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和神所引領的道路,但這並不表示門訓要向時代封閉。任何一個時代的先知都要觸及時代的脈動,才能夠向時代發聲。過去的這些年來,我們也經常向時代發聲,無論是屬靈的刊物或是基督教的報紙,都常見到門訓老師們針對這個時代的問題所提出的針砭,而吳勇長老本身更是個先知型的傳道人。雖是如此,我仍然期待門訓在原有的基礎上不斷地結合神學的新知與思辨,使神學生的裝備更加穩固。但不能忽略的是,先知不是憑自己的意思向時代發聲,乃是按神的旨意向時代發聲。神的旨意就在這本聖經,雖然它很古老,卻是歷久彌新。正如使徒彼得所說的「你們蒙了重生,不是由於能壞的種子,乃是由於不能壞的種子,是藉著神活潑常存的道……草必枯乾,花必凋謝;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就是這道。」(彼前1:23-25)這些年來我心中一直有一個夢想,盼望有更多的神學院願意落實深耕聖經、豐富生命、平衡神學和實用的神學教育路線,讓所有事奉神的人,因著有這樣平衡的裝備成為合主用的工人。到如今我仍致力於實踐這個主給我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