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上全時間事奉的幾件事


門訓校友/幸琮政牧師

我信主的過程是從一把吉他與一節經文開始,國二時為了學吉他來到教會,就穩定的在教會聚會。國三時,牧師送了我一本屬靈書籍,在書上寫下:「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而我就背起這節經文,並且緊緊抓住這個應許。

我不是喜歡唸書的小孩,成績也沒有太好,但我相信敬畏上帝,祂就帶領我的道路,而在每一個重要的選擇,上帝真的給我特別的引導跟恩典。之後上帝呼召我成為一位福音教師,祂帶領我考上技術學院、修了教育學程,甚至一路念到博士班,在這之中真實的經歷上帝的愛和恩典。

我也認真服事上帝,從一個音控同工開始到嘗試各樣的服事,只要有需要我都樂意,因為大大的經歷上帝的愛,我願意為上帝做任何事,後來我成為青少年團契的輔導,也在教會承擔更多的事工。有一段時間教會沒有牧者,我成為聘牧委員守望教會,當教會要開始建堂,我成為建堂委員的召集人,我盡我所能的來服事祂。

但是,漸漸的我發現在服事中我並不快樂,很多事好像沒辦法照著我的要求進行,更多的服事沒有讓我像剛信主時單純,到後來我的事奉充滿了無力感。有個長輩提醒我「不要讓人們很讚賞你的生命,卻一點也不羨慕。」當時大家都說你好優秀,卻沒有人願意一起服事,所以後來我減少了服事,上帝就帶領我進入特別的2011年。

2011年1月的某個星期六,那天早上我跟牧師說我有點累需要休息,就請假沒有參加晨禱。而我就在家看電視,拿著遙控器不停的轉,我不知道要看哪一台,突然,我在一個頻道停下來了,心想怎麼有讚美神的聲音?結果一看竟然是大愛電視台。

那天的專題叫做《六號出口之外》,訪問到廖文華牧師及真道教會,我很驚訝竟然在這裡聽到讚美神的聲音,當我看完節目後,我跪在電視前大哭問自己:「幸琮政,你現在到底在做什麼?」當我看到這些青年事工,想起我曾經跟上帝的立約,我就一直哭,很深的被提醒並檢視自己的生命。

接著沒多久,我參加一個營會,晚會講員呼召說:「如果上帝呼召你成為青年領袖,你可以到台前來。」我就跪下拼命的禱告說,主啊!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做什麼,聽了呼召還是很感動,求祢幫助我,突然間世界都安靜了,我聽見聖靈說:「我一直在對你說話,只是你都不在意」,我再次大哭且深深的悔改、破碎。

同年的5月我的妻子如玉在一個聚會中領受到神給她全時間事奉的呼召,而我在2005年就有這樣的呼召,只是一直在禱告。後來我們一起禱告,5月中旬預備報考華神及門訓。在報名華神的那晚,當我填完線上資料按下送件時就當機,但如玉卻成功,我重新填後送件又當機,如玉提醒我隔天早上再弄,或許神要說些什麼,但後來我用如玉的電腦再試一次,結果一送件還是當機,就這樣一連三次。

隔天如玉告訴我說先不要報名,去禱告到底怎麼回事,我就在禱告中發現有一題「家人是否接受你讀神學院?」我沒有誠實回答,當時我父親是非常不贊成,我就繼續禱告,最後決定先不報華神,我開始跟家人溝通我要讀神學院的事,直到家人願意或沒意見,最後我們報考門訓。

口試時,老師問了兩個問題:你會讀完嗎?傳道人是什麼?我開始講傳道人要做什麼,但老師是問我傳道人是什麼,我卻回答傳道人要做什麼。所以我有點挫折,最後老師問如果不錄取你怎麼辦?後來再回想,知道這兩個問題其實就是上帝要我在門訓好好學習的功課,感謝神,我錄取了,讓我進入捨己捨己又捨己的三年。

在門訓接受裝備的這段時間,我時常想起那晚跪在講台前跟神說:「祢說的話我都要聽、都要去做,我不要再回到過去那個自我掌管生命的光景。」我就一次一次的把自己的意見、想做的事和心中的憤怒放下,這是我這三年很重要的學習。

最後我讀完了,這三年的裝備,我思想傳道人到底是什麼?我想傳道人是深信所傳講的,並與弟兄姊妹一起活出這見證的人。感謝神門訓是這樣在訓練傳道人,這三年的經歷不只在課堂上,更是把我所學的活出來的過程,這是門訓給我最大的收穫。

我以為來到門訓是讓自己有更多的能力來服事上帝,但結果卻是門訓更多的建造我有一個服事上帝的生命,這是門訓很重要的宗旨,服事者的生命比能力更重要,感謝神透過門訓建造我的生命。

宣教4